咨詢熱線:400-606-3260
首頁 > 媒體報道 > 朋友圈的大眾創業:引動25萬家庭的“媽媽心”

朋友圈的大眾創業:引動25萬家庭的“媽媽心”

發布時間:2019-07-30 11:26:46 來源:書香盒子


2018年6月,書香盒子品牌創始人——宇紅老師的創業之路引發了千龍網的關注,千龍網對宇紅老師進行個人專訪,還有各大網站紛紛轉載!

1.jpg

2.jpg3.jpg

—記書香盒子創始人張宇紅

當微信月活用戶數量達10.40億之時,多數人都樂在其中。抬頭望去,不是在群中聊天刷屏,就是翻看朋友圈。普通人把朋友圈當作了消遣,而一位年輕媽媽卻從中發現了獨到創業機遇,從0到1,短短幾年時間就收獲了250000家庭的認可。她,就是書香盒子的創始人,張宇紅。

4.jpg

書香盒子創始人張宇紅

降維創業:從用友致遠到書香盒子

在高梁橋斜街的車庫辦公室,我們見到了書香盒子的創始人張宇紅女士。一頭齊肩的短發,眉宇間的溫和友善,差點讓你覺得這就是鄰家的一位年輕媽媽。但當她接聽電話、審批文件時,你又能察覺出第一印象并不全面,這是一位大巧若拙的創業者,絕對有料。

與我們大多數人一樣,張宇紅起初也是一位打工者。她就業的公司叫用友致遠,現更名為致遠互聯,是一家從事協同辦公系統的軟件廠商,多年來在中國占據細分市場第一的位置。張宇紅最早從客服做起,而后又歷經了售前、培訓、市場的鍛煉,成為中南大區負責人,最后回到總部承接公司戰略升級項目直接向老總匯報。張宇紅非常感激她的老東家和領導們,說董事長徐石、時任副總的張屹都對她提攜指點不少。

中南大區的人事任命,就是董事長徐石找她單獨談話的。張宇紅記得很清楚,徐石總問她,“敢不敢挑起中南大區的擔子來?”她的回答更加干脆,“您敢授,我就敢接!”當年中南大區超額完成年度指標,從未做過銷售的張宇紅完成了任務,能力與潛力四座驚奇。

而副總張屹的一句話,張宇紅至今都奉為圭臬,那就是“只有各方都實現共贏的生意才能長久”。

軟件公司的多年錘煉,讓張宇紅有了廣闊的認知和遠大的格局。她現在做的書香盒子,硬件占了很大一部分,因要打造兒童閱讀的完整生態,還需涉及培訓和內容產業。在外人看來,復雜程度著實不小。但張宇紅卻舉重若輕,“軟件公司的歷練,給了我非常重要的體系化思維方式。用體系化思維來解構新的業務模式,會大幅降低復雜度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書香盒子相當于我的一次降維創業。”

朋友圈的無意成功:天啊,一個關乎孩子和媽媽的空白市場

書香盒子是什么?它怎么來的?恐怕,大多數讀者會提出這樣的問題。

簡單來說,書香盒子就是親子閱讀的產品與一攬子服務。它由硬件兒童閱讀書架、媽媽培訓、優秀內容輸出等一系列產品服務構成,解決的是兒童的閱讀能力與心靈成長問題,讓每個孩子在0-6歲的成長黃金期愛上閱讀,讓每個年輕媽媽能借由閱讀走進孩子的內心。目前,書香盒子從0-12歲兒童專業閱讀書架的基礎產品,已迭代到書香媽媽的有聲產品,利用線上的書香課堂,引領媽媽們愛上繪本并發現繪本魅力,掌握繪本閱讀及選書方法,努力打造兒童閱讀與親子共讀的有機生態。張宇紅說:“每個媽媽都愛自己的孩子,親子共讀可以讓這份愛升級為懂得。”

“實事求是的說,不可能上來就打造一個生態。我剛開始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做一個給寶寶自己的,可以看書、選書、讀書的‘我的書架’。”幾年前,張宇紅升格為媽媽,從公司辭職,全心全意地照顧寶寶,發現寶寶的“求知力”遠遠超過大人想象。經常是大人都快讀得睡著了,小家伙還兩眼汪汪的看著,“媽媽,再來一本。”孩子兩歲時,張宇紅家中已有1000多冊繪本了。但書放在整理箱里,拿取都不方便,孩子也無法主動閱讀。

“盤活庫存繪本、可視化展示、發揮孩子的主觀能動性。”張宇紅動了一個念頭,要在客廳里為寶寶打造屬于他自己的“私享閱讀空間”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因為現在的家庭公共空間多選在客廳,其實是為成人設計的。客廳里的大書柜,在寶寶的眼中,那就是一面墻壁啊!而沙發茶幾電視柜,其實對寶寶是沒用的累贅。為了安全起見,孩子玩耍時還是需要呆在能被媽媽看到的公共區域,因此兒童房也不是太合適。

張宇紅開始了對家庭公共空間的“孩子私享化改造”,扔掉沙發茶幾電視柜,用兒童書架和地墊搭建出一個“私享閱讀空間”。然而,讓張宇紅吃驚的是,市面上想要找到一款為寶寶量身打造的兒童書架,還真是沒有。大人書架太高笨重不安全,且沒有展示封面的功能;幼兒園書架的容量太小還占地。說起來,張宇紅心目中的兒童書架還真是前無古人。它要求以寶寶的視角和體驗去全新設計,“看得見”、“夠得著”、“拉不倒”。

在張宇紅繪制的圖稿中,寶寶版閱讀書架定高65厘米。因為2-6歲孩子,取的是4歲兒童的標準身高作為參考,約103cm-104cm左右,而坐高和身高的比例約60%。因此,按照103.5的身高計算,坐高就是62厘米,加上一點富余的話,就是65厘米。

在張宇紅的設計中,兒童閱讀書架上有展示層下有收納層,這是她和新華書店的朋友們聊出來的成果——俗話說,讀報看題,讀書看皮。科學數據顯示,只有讓圖書封面面向孩子,才能最大限度吸引他們的注意力。

一番市場探尋之后,張宇紅放棄了繼續查找的想法。“實在不行,我就找廠家定做一個。”于是,她還真找到廠家,人家按圖制作沒問題,不過,要求起訂100個。用廠長的話說,“機器一動都是錢”,少了人家不樂意做啊!做過管理者的張宇紅,當機立斷,“100個就100個。”

為寶寶全新定制的兒童閱讀書架終于派上了用場,寶寶在家中使用了10多個書架,塑造出了他自己的閱讀空間。在高興的同時,張宇紅也發揮出女性精打細算的優點,“剩下的書架也發個朋友圈吧,沒準有人要呢?半賣半送還捯飭不出去嗎?別浪費社會資源就得!”

“嘀嘀嘀,嘀嘀嘀……”朋友圈的消息撒出去之后,張宇紅的手機可就響個不停了。好奇、新鮮加上問候,張宇紅的朋友們被她的這個小發明吸引了。“可以啊你!給我來五個啊,我可是大客戶,你得請吃飯啊!”,“你怎么想到這個?”,“穩不穩這個東西?生銹嗎?”。

面對朋友們的熱情,張宇紅和賈玲表演的小品《被冤枉的記憶》一樣,不厭其煩開始了循環模式的解釋。結果,不僅僅庫存全部出清,張宇紅還欠下了一大批訂單,朋友們一句話就斷了她的后路,“第一次能做,就肯定能做第二次,趕緊的,我錢都微信你了啊。”

后來,張宇紅回想起這段朋友圈的奇葩經歷時,才猛地明白過來——她無意中發現了一個關乎孩子和媽媽的空白市場,這正是大學教科書上說的NicheMarket(利基市場),正應了那句話:每個問題的背后,都藏著一個機會。

媽媽為什么買?個別媽媽的奇葩需要,還是全體媽媽的共性需求?

被朋友圈“逼上賊船”的張宇紅,開始用真正的生意眼光去審視“兒童閱讀書架”的內涵。它現在肯定是一個偶然機遇,但它可能成為一門持久的生意嗎?歷經軟件公司多年磨礪的她,開始了全局的思考與觀察。沒想到,她發現了越來越多的“遺棄寶寶”和“失落媽媽”。

在社會的反饋中,張宇紅了解到,由于快節奏的生活,現在家庭中的小孩子,尤其是在2-6歲之間的,非常缺少媽媽的陪伴,甚至遭受“電子遺棄”。也就是家長實在忙不過來,就丟個電子設備給孩子,手機、Pad、早教機,但一段時間后,家長就會發現弊端所在——孩子對電子設備成癮、對其他活動的興趣大幅降低、不好溝通、專注力下降……這正是親子關系受影響后引發的一系列育兒問題。而在張宇紅看來,堅持親子閱讀的寶寶,在媽媽做家務時完全可以在自己的閱讀空間里,自主閱讀和玩耍,避免“電子遺棄”的種種弊端。

而許多年輕的媽媽,也曾嘗試親子閱讀,但苦于無人指導,不得其法。比如,有媽媽抱怨,“我家小孩還沒有聽一分鐘,就把書搶過去了,又撕又咬的,我也沒轍。”當然,還有一些媽媽對科技時代很困惑,“讓孩子看動畫到底好不好?我該怎么辦?”從整個社會層面觀察,不僅“電子遺棄寶寶”隨處可見,“失落媽媽”也為數不少。

實際上,親子閱讀,又可稱為“共讀”,可以說是優秀家庭的必修功課。美國小兒科學會公布政策,極力主張“父母應避免讓兩歲以下的孩子看電視”。為什么?因為0-6歲是人腦發育的起步階段。人腦中有阿法波,與類似催眠效果有關;還有貝塔波,顯示意識、理性思考。研究發現,人在閱讀時,腦中產生活躍、快速的貝塔波,一旦轉為看電視,腦中立刻就產生大量的阿法波。看電視的時間愈長,腦中的阿法波愈強,貝塔波愈弱,腦部活動力大減,人就像被催眠一樣,思考力與注意力都下降。而長時間看電視造成腦部活動力大減,對兒童的腦部發育影響甚大。因此,“電子遺棄寶寶”在大腦發育初期看太多電視或Pad,腦部發育將受到不可忽視的負面影響。

對于“失落媽媽”來說,需要掌握一些基礎知識并獲得大數據的支撐。例如,有的媽媽認為,讀書就要認字,因此,在共讀的過程中抱著很強的功利心,恨不得一個字一個字讓寶寶掌握。其實,欲速不達。兒童在學前期,其思維形式是具體形象思維,即依賴事物的具體形象或表象及它們的彼此聯系來進行思索,而不是依靠對事物的內在本質或關系的理解。簡單說,學前期兒童,更適合閱讀圖畫,而不是文字。當然,如果能獲得大數據支撐,媽媽們知道哪個年齡段給寶寶選什么樣的繪本看,那就能事半功倍了。“書香盒子很重視繪本,我們是在全世界優秀繪本中尋找適合中國孩子閱讀的內容。這些繪本的畫面極具美學價值,幾年的浸染下來,孩子們的審美眼光就會拉開很大差距。”

張宇紅發現,親子閱讀在中國雖然已經不是萌芽階段,但遠遠沒有達到成熟階段。這個里面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。因此,她創辦了“北京書香文化傳播有限公司”,開始提供書香盒子兒童閱讀書架等一系列產品和服務。

用媽媽心,讓孩子愛上閱讀

從最初100個兒童閱讀書架的定制,到書香盒子的正式推出,再到產品的不斷迭代更新,推出媽媽培訓、發掘“媽媽故事大王”,進而衍生出全套的內容產業,打造出兒童閱讀的健康生態,書香盒子伴隨著這個市場在飛速成長。2018年初,書香盒子已經飛入全國25萬家庭,影響人群多達百萬之巨,是中國當之無愧的兒童閱讀生態開拓者與領跑者。然而,張宇紅認為,不論公司怎么發展進化,最關鍵的是一顆“媽媽心”不能變。

“我們上一輩的父母,會很容易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附屬品。但書香盒子從一開始就有著完全不同的哲學觀點,我們秉承的是一顆‘媽媽心’。媽媽心就是‘尊重、信任、懂得’,真的把孩子視為一個獨立的個體,既呵護其成長,又尊重其個性。”

“我始終在思考,如何用媽媽心,讓孩子愛上閱讀。”張宇紅認為,“媽媽心”決定了孩子的心理格局。因為閱讀給了孩子自我成長的可能性,而自我成長則能對心理格局產生完善與突破的積極影響。書香文化的使命,是打造一個兒童閱讀的健康生態,喚醒‘媽媽心‘,讓正循環從一開始就發生,賦予孩子們無限可能的未來。“

張宇紅和眾多媽媽們一樣,親身感知到了共讀帶來的不一樣的好處。“拿Pad放動畫,孩子只是單純的信息接收,很多思考創造是無處表達的,而在閱讀的世界里,孩子的大腦是自由的。比如前段時間我和孩子共讀了一本書叫《誰的自行車》,作者在里面為各種小動物設計了自行車。土撥鼠的自行車,前有車燈可照亮黑暗的洞穴,后有拖斗可以裝挖洞的泥巴。孩子在閱讀后大腦飛轉,自己給小馬設計了一輛自行車,車把上有個麥克風,小馬一叫誰都能聽見。孩子解釋說,這樣的設計是考慮小馬沒有手只有蹄子,按鈴鐺會不方便。我高度肯定了孩子的創意和想法,并鼓勵他不斷去完善,我相信,這就是孩子未來創意的基礎體驗。”

不少書香盒子的粉絲媽媽們,也收獲了各自的驚喜。“買了書香盒子之后,我發現孩子開始主動拿書了!”,“用了書香盒子,孩子一回到家就呆在書架前,玩一會、讀一會,閱讀成了一件特別自然的事情”,“書香盒子真的挺好的,我現在每天都和孩子一起讀書,她可信賴我了,什么時候都和我講,因為我們是一起學習的‘小伙伴’!”據悉,書香盒子目前已經推出幼兒版、基礎班、學生版、增高版多款兒童閱讀書架,可涵蓋從學齡前寶寶到小學兒童的需要,并且擁有自主專利設計、一體成型工藝、55度安全后傾仰角等獨特亮點。

專家指出,社會的未來,取決于每個家庭的發展。而幼時父母與孩子的親密溝通和共同閱讀,奠定了一個家庭和諧穩定的重要基礎;此外,共同閱讀也構筑了父母與兒童難能可貴的“共同體驗”,因此能夠在認知上形成交集,擁有共同話題。這也是“書香盒子”的社會意義所在。

2018年6月16日,書香盒子發起了聲勢浩大的“兒童閱讀空間普及行動”,要讓天底下的每個孩子都擁有自己的閱讀空間,讓每位媽媽都能輕松享受共讀時光,關注書香盒子的微信公眾號可免費獲得1-6歲共讀書單,書香盒子的淘寶、京東店也是驚喜不斷、火力全開。或許,在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的全新時代,我們更需要這樣的貼近心靈成長的創業激情——書香盒子,不僅僅是媽媽創業,不僅僅是兒童閱讀領域的一次創新,更關乎到兒童心靈成長和親子關系的健康發展與生態搭建。

愛常有,懂難求。愿發端于書香盒子的這顆“媽媽心”,能與全國的媽媽心共鳴共振,形成合力,讓每位孩子都有一個私享閱讀空間,讓每個擁有媽媽心的家庭收獲彼此“懂得”的親子關系。

春去秋來愛已無聲,世代書香只愿懂你。